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江西 > Focus > 正文

忆儿时的灵山

2016年06月20日 10:33    作者:风等缘来    来源:乐途旅游网    [纠错]

  君子故乡来,应知故乡事;无论时光逝去了多久,无论我们走了多远。故乡,永远是每个人忍不住频频回眸的地方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---题记

   

   

  40岁已过不惑之年,然而壮而未衰;焕发着成熟的力量和光彩。我身边的朋友都劝告我别回去,在城市里机会多,生活也舒适,钱也挣的多,家人也反对回乡,我的态度便也强硬了起来对他们咆哮着:“这里在好也是异乡,也不及故乡的一半,那里是我的家,我的根”,家人朋友见劝不动我,便也做罢。回乡也提上了日程。

  2008年我终于从钢筋水泥、灯红酒绿的深圳回到了我朝思暮想的故乡,当汽车行驶在熟悉的绵延公路上时,儿时的景象一幕幕地重现脑海!看着窗外熟悉的细雨濛濛,江南历来都是多雨的地方。我不由自主的念出:“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多少。”以前不能领会其中含义,当我身在异乡无数次的夜晚醒在风声雨里,才明白是故乡在催促我回家。

  座在车上听到一声声钟响,我知道我离家越来越近啦!

   

  灵山

   

  

   

  钟声在空谷里回响,它有着一股摧毁欲望的波澜;可以让我忘记梦境里虚设的殿堂;一根根短短的竹竿敲响着,流传了几千年的历程;把我的心由浊变清,由清变纯。

  车快速的行驶在灵山的路上,黄昏的红晕,映红了山林,嫩绿的树叶涂上诱人的浓妆,是一种幽香,是一声蝉鸣;是悠闲眼里的力量。让我陷入儿时的记忆!

  吱……吱,车在左溪边停了下来,记忆中这一片都是桃花林,每当春来临,阵阵春风催开了枝头的花,正所谓“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,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”场场春雨过后,落英满地,飘荡日光里,停泊溪面上,柔软的春风拂人脸,满村洋溢花的清香,“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”这是《诗经》里的句子,这样的文字,不一定是在讲述某种爱情,但此情此景一定在诉说某种思念。

  我拖着行李往村口走去,远远望去那棵大树依然矗立在村口,送走和迎接亲人,我走进它。

   

  灵山的夜

   

 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,这时一声狗叫惊了我一下,月月赶忙往我怀里蹭,我报起她,说“不怕,是咱家的狗,它是来接我们的”果真是大黄,跑过来就用头拖着我的行李,我过去拿,它就是不放下来,带着我们回家,看着它蹒跚着脚步,那个寒冷的冬季,我上山打柴烧炭,我失足跌落山林,大黄为了救我在冰天雪地里托着我行走很久,它的脚从此就落下了病根,眼泪涌出眼眶……

  “爸爸,这里好美呀,特别是这里的灯好亮呀”女儿月月奶声奶气的说,我擦干泪水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摸摸她的头笑着说“这不是灯光,是星光,这是爸爸出生,成长的地方,以后也是你成长的地方”。走了半个小时我看见母亲那头苍白的银发佝偻地站在门口张望着,我放下月月,那是奶奶,小家伙吱溜地扑进母亲的怀里,我走过去说“妈,我回来了,这是您孙女月月”母亲用颤魏巍的身体抱着月月对我说“进屋,吃饭”。

  吃过晚饭后,我想和母亲好好唠唠家常,可母亲说我刚刚回来,还是早点歇着吧,便把我推进了房间。我静静的听着外面的雨。夜晚的灵山,没有风,雨淅淅沥沥地落下打在石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,像一首欢快的歌。从窗外看灵山雾蒙蒙片,咦!睡美人醒了,她带着面纱在山涧溪流里摇曳风姿。小时候常听灵山是仙女的化身的传说。现在得以证实啦,顿时对灵山的敬畏感有多了一重柔情。雨渐渐地停了。耳畔依稀有叽叽喳喳的虫鸣声在漫野的庄稼地里。我轻轻的推开房门伴着星星点点的光走在灵山脚下,听着风的呓语,虫的歌声,夜晚的灵山静静的矗立着也想我一样静听溪水流淌过它的身体,树苗长进它的心田,用灵石围砌一个家园让各种生物得以栖息。看着猫狗躺在它的怀中熟睡。

【责任编辑:吴恬】

分享到:
11.7K
友情链接:

关于我们 | 编辑信箱

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